欢迎访问:久久99re热在线播放-久久99re6热在线播放8-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一次不成功的播种

一次不成功的播种

那是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妻子回到家?,抱起儿子亲了一下,忧心忡忡地说,小妹他们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她没问题,是妹夫不行,都是死精子。

  小妹和妹夫大学毕业来上海一年後,和我们同一年结了婚,然後就忙着为生活奔波,一直也没空想要孩子。直到一年前,事业逐渐稳定了,两个人才一边观望房市,一边努力做孩子。谁知道房价是越涨越高,孩子也越做越出不来,到了春天,两人一狠心,买了一套房子,然後就到医院检查去了。

  妻子说,小妹回来後,抱着她大哭一场,还眼泪汪汪地说:「姐,你把儿子送给我,你跟姐夫再生一个吧。」「什麽?」我大吃一惊,「儿子是我命根子,不行--你怎麽说的?」妻子白了我一眼:「废话,难道我愿意把儿子送人?不过她哭得那麽伤心,我也不忍心……就含糊过去算了。」「就是,」我这才松了一口气,「你敢不要儿子,小心我也不要老婆了。」不过,话说回来,小妹还是对我儿子很好的。姐妹俩从小就是相依为命,妻子从怀孕到生产,一直是小妹照顾的,儿子也是她亲眼看着长大的,难免就把他看成亲生一样。再加上儿子确实长得活泼可爱,就连不认识的人见了都要抱一抱,更何况她这个小姨。她给儿子买的玩具和零食,算起来比我们还多。儿子刚会说话,她就威逼利诱,要儿子喊的亲妈叫「妈妈」,对她不准叫小姨,必须单叫一个「妈」字,而她呢,也就成了我们夫妻以外唯一一个有权叫他「儿子」的人。

  想着小妹的好处,我的心也软了,说:「唉,也真是,你家的倒霉事都轮到她了。也不用太担心,还有人工授精呢。」妻子把「人工授精」告诉了小妹,我听见电话那边长长地沈默。姐妹俩都叹了口气,互相说了不痛不痒的安慰话,就把电话挂了。妻子闷闷不乐地躺了一会儿,电话却又响了,小妹说:「姐姐你来一下吧,我有话说。」小妹家就在我们隔壁小区,妻子去了两个多小时还没回来,我把儿子安顿睡下,自己也就睡了。我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似乎当中还做了一个春梦,从梦中突然惊醒过来,下面那玩意儿被尿憋得如铁棍一般,爬起身来正准备上厕所,才发现妻子已经回来了,正靠在床边默默地看着我。

  我跑进厕所,哗啦哗啦撒了一通尿,跳进被子继续睡觉。一会儿,我发现不对头,妻子怎麽还不上床?回头一看,她连衣服都没换,仍然拿着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我拍拍她屁股,笑了笑说:「别装神弄鬼了,睡美人,睡觉吧。」妻子动也没动,冷冷地说:「小妹跟我商量了,请你给她去播种。」我裹了一下被子,咕哝一声:「别扯了,有精子库呢,要我干啥,快睡吧。」妻子「嗨」地一声:「你的精子质量高呀!她不最喜欢咱们儿子吗?」我顿时给她「嗨」醒了,瞪大眼睛看看她。她依然没有任何表情。我一下明白了:--小姨子请我去性交播种!

  顿时我猜到了她们所有的谈话内容:与其去找精子库,还不如找自己姐夫呢。

  精子库谁知道是什麽人的精子呢?说不定就有什麽遗传病呢。姐夫的成果可是明摆着:世上最可爱、最完美的儿子。

  再说了,人工授精还要花十万块,十万还不一定怀得上,姐夫呢?结婚前他就让姐姐打过胎,一结婚也让姐姐怀了孕,一枪一个准,中奖率可不比授精低啊。

  不如就请姐夫来试一试,成了就省了十万块,不成也没什麽大不了,反正就我们四个人,不说谁也不知道。

  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的心头一阵狂喜,刚刚撒尿撒软了的鸡巴急速涨大。没想到在小妹心?,我那玩意儿竟有如此美好的形象,更没想到,我的第一次婚外情,竟是跟我的小姨子,更更没想到,这还是我妻子一手策划的,最没想到的是,能有这次婚外情,居然是靠我儿子拉皮条!

  小妹那可爱的身影涌上心头,俗话说:姐夫戏小姨,本来不稀奇。只要小姨不是太丑,哪个姐夫没一点性幻想呢?她们姐妹俩长得都不错,不过各有各的风格,妻子是苗条型的,妹妹是丰满型的,浑身曲线饱满性感,一到夏天,她的乳沟就成了我最爱偷窥的一道风景,每次她蹲下来抱我儿子,我都忍不住要站到对面,用眼睛狠狠地蹂躏那对大奶子。

  我的眼前出现了那个镜头:我解开小妹的衣服,贴着她的乳房,把她毫无遮盖地抱在怀?,然後分开她的双腿,把笔挺的阴茎插进阴道,我几乎都听到了她的呻吟声……十多天後的一个晚上,妻子通知我:今晚去播种。那天已经测定了是小妹的排卵日,我们吃过晚饭,四个人开始装模作样地聊天。小姨子给大家一人沏了一杯茶,她头发披散着没有紮,身上是一件无袖的睡裙,两条藕白的胳膊经过我的眼前,我情不自禁就顺着胳膊看了上去,想着裙子?面美妙的肉体,不停地咽着口水,恨不得马上扑上去把她扒个精光。

  我一定是太色迷迷了,妻子和妹夫都用仇恨的眼神看着我,不停地说着各种无聊话题,从股票到房价到超市打折再到家居装修一直说到他们江西那些乱七八糟的人际关系,就是不肯开始。

  说起来,妻子的醋劲也挺大的,要是我敢跟别的女人上床,肯定要闹个一哭二闹三上吊鸡犬不宁,她们姐妹也是那种非常传统的家庭,要是知道她妹妹有婚外情,肯定也要拿出大姐的威风把她骂个狗血喷头。

  但现在她居然要亲自牵线搭桥,让老公的鸡巴插进妹妹的阴道?,心情一定很复杂吧。这几天我自然是性慾高涨,尤其是决定播种的那个晚上,几乎硬了整整一夜,妻子却是无精打采,借口叫我养精蓄锐,对我的要求一概不睬,在她心?面,看来感情和理智正斗得不可开交呢。

  妹夫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和妻子的眼神出奇相似,无奈而怨恨地扫瞄着我,一会儿打量我的眼睛,一会儿盯着我的裤裆。倒是妹妹很镇静,倒完茶後,就坐在旁边听他们聊天,冷冰冰地看着我们,仿佛临上刑场的烈士。

  我多看她两眼,她才有些紧张地低下头去。她曾对妻子说过:「姐姐,我不当是做爱,就当是做手术,他那东西进来,我就当是手术刀,手术刀随它怎麽动,我当是打了麻醉药,不管它。」她们三个之所以能同意播种,恐怕跟这个「手术论」也不无关系吧。

  时钟敲过九点,妹妹的脸给我慢慢地看得红了起来,我瞥着她圆润的脖子和微红的脸庞,鸡巴硬了又软,软了又硬,口水都流乾了,终於,妻子和妹夫停住了话语,冷了一会儿,妻子说:「那,开始吧。」我的心猛地一跳,阴茎仿佛战士听见了冲锋号,猛地一硬,身体竟不由自主地抖起来。妹妹点点头,站了起来,睡裙?垂下两条光溜溜的大腿,我连忙也站了起来,一只手激动地往她腰间搂去。但还没等我碰到那丰满的腰肢,妹夫却一下蹿了出来,抢在前面牵着她的手,两个人走进卧室去了。

  我楞了,妻子不高兴地拉我坐下,说:「你猴急什麽?这是妹夫提出来的计划,他们先干,干得差不多了再叫你,毕竟,妹妹还不能一下子接受你……」我靠,搞什麽搞?你们弄什麽计划,也不跟我讲一声!我的鸡巴急得滚烫火热,简直要爆炸了。我把妻子的手拿过来,握住那根东西,有点儿撒娇地说:

  「好老婆,人家都进入状态了,别浪费感情了。」妻子厌恶地看我一眼,抽回手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妹妹她也不是很开放的人,直接让你……插她,恐怕她也真的办不到,不如让妹夫先去热热身,干出状态了你再上。」卧室的门没关,床吱吱哇哇响了起来,他们已经开始了。我急得心?痒痒地,只盼快点叫我上场,妻子却接着严肃地说:「还有,叫你来,是来播种的,可不是来快活的。你只准插,不准摸,更不能亲她,除了鸡巴,你哪儿都不准碰她。」这个变态的老婆!这个变态的妹夫!我在心?暗骂:又想借我的种,又怕被我沾光,难道我真是一把无知无觉的手术刀吗?我说:「不碰怎麽行?至少我要抱住腿吧?不然怎麽插啊?」妻子想了想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帮你分开腿。」啊?播种还要两个监工?我苦笑着说:「这可好,世界倒过来了,我们结婚之前处朋友的时候,我可以摸你,可以亲你,就是不能插你。现在全反过来了,可以插,不能摸……」忽然,妹夫「啊」地一声大叫,我毫不犹豫地一跃而起,直冲卧室。妹夫趴在妹妹身上,两个人都一丝不挂,四条腿缠在一起,在妹夫的衬托下,妹妹的身体格外雪白。

  妹夫疲软地翻下身子,说:「没把握好,射了……」眼前一亮,妹妹的身体耀眼地露了出来,我浑身热血上涌,一秒钟也没耽搁,立马扒下短裤,汗衫也没来得及脱,一下跳上床去,填补了妹夫的空缺。妹妹吓得「啊」地一声,连忙拉过被单,盖住了身体。我掀开下面一角,毫不客气地抓住双脚往两边分去。

  妹妹身体扭了一下,双腿使劲往?合拢,明显地想要抵抗,可是双腿已经被我分开,我已经俯卧在她身上,此时鸡巴也争气地急速充血,冲到了她的洞前,我放低腰部使劲一挺--插进去了!

  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刚才扭得那麽厉害,鸡巴一插进去,她顿时就老实了,妹妹身体放松开来,双腿顺从地让我抱着,任我为所欲为了。他们刚才好像干得不错,小洞滋润顺滑,舒服极了。但太可惜了,那天我只干了几十下,说不定只有十几下,小穴的滋味还没品味,我就一泄如注交货了。

  想想吧,为了这一天,妻子早在半个月前就要我养精蓄锐,不许做爱,而我又是第一次跟妻子以外的女人上床,精神与肉体的刺激实在太强,当然顶不住了。

  射完以後,我继续疯狂地抽送,希望能在洞?重新硬起来。然而奇迹没有出现,毕竟我也三十多岁了,不应期也变长了。我装作要拔出鸡巴,双手顺着她的大腿滑了下去,一手握住鸡巴,一手摸了一下阴唇,恋恋不舍地退了出来。

  刚才鸡巴从亮相到进入再到交货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妻子和妹夫早就忘了那些狗屁规定,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抱着她使劲抽送。直到鸡巴拔出来,他们这才惊醒过来,连忙给妹妹把臀部垫高,防止精液流出。妹夫还不忘把被单拉好,防止春光再度外露。

  回家以後,又跟妻子大干一场。妻子也许是受了刺激,性慾勃发,我因为刚刚射过,再做就时间要长些,把对妹妹的慾火都发泄到了妻子身上,我们俩都特别疯狂。那次做爱,堪称我们生完儿子後的最佳合作。

  接下来是焦躁的两个星期,我们都等着她身体?的消息。我当然希望能够播种成功,传播自己的基因,这是人类天性嘛,但我也不希望太顺利,最好反覆播上个三四次,--次数也不能太多,一个月播一次,三四次就是三四个月,迟迟没有成果,我的精子也会丧失信誉,他们说不定就变卦了。

  最後等来的消息是,小姨子的月经如期到来。对我来说这是好消息,当然,对她们三个来说是坏消息,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更好的消息,妹夫买了一本《精子战争》,书中无比英明地指出:不同男人的精子混在一起会降低受孕率,并且会产生毒素,毒害女性阴道,说不定还会诱发宫颈癌。

  妻子和妹妹讨论以後,一致把播种失败的帽子扣到妹夫头上,认为是他的精子坏了大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自己都是死精子,还堵了别人的路。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外派杭州遇少妇 下一篇:游戏里认识的心动女人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